今天下午一位老爺爺帶著一位老奶奶來我們家烘身體,兩位都是80幾歲人,奶奶進去以後爺爺在客廳坐了會覺得看電視沒意思,就跑出去玩兒了~

過了一會又跑回來了,一樣坐在客廳這回不看電視了,我只好東找西找看看除了電視有什麼東西可以讓爺爺消磨時間,結果還沒找到爺爺就直接跟我聊起來了,而且還是用台語!

沒講兩句我就直接跟爺爺自首,我只能聽懂台語40%.....(囧)爺爺毫不在意換成用參雜著國語的台語繼續跟我聊天.....(大囧)

這位爺85歲人了身體到是挺建康的,每天都在外面走來走去各種溜達,對自己的身體到是挺自豪的。話題不知怎麼轉的就轉到他以前26歲當兵時,我心裡“嗝噔”一聲想說機會來了,男人最喜歡講當兵的事情了,不如深入這個話題就可以讓他一直講一直講,而我只要負責聽就好了!

於是我就開始拋出問題:唉呀你以前在哪裡當兵呀?那時真的有打仗嗎?balabala...

爺爺講到當年當兵時的事情就很開心,聽這位爺爺說他當時在新竹訓練了四個月之後就去金門了,那時正逢金門炮戰什麼的,我問爺爺是不是真有水鬼會拉人下水,爺爺說那是騙人的,是長官要防止阿兵哥逃兵才說有水鬼的!

他講的話我實在聽不是很懂,拼拼湊湊連猜帶矇聽到幾個有趣的事件,比如說有一次爺爺去山上接斷調的線路,結果砲彈打過來他來不期逃跑,就直接跳到一個聽不懂的什麼坑裡,然後就被土活埋,好在有鋼盔拿來呼吸什麼的,結果回到營區時他們長官看到他嚇傻了(因為本來是確定爺爺這個兵已死亡),三十分鐘過後才大大聲的說恭喜歡迎回來什麼的。

還有爺爺說金門那邊每天都有咻咻咻的砲彈在空中飛來飛去,有我們打過去的,也有那邊打過來的,剛開始去的前兩個禮拜新兵都會皮皮銼,兩個禮拜後所有人都習慣了。

他們的排本來有四個班長,三個都死了,其中一個班長本來是出去小便,結果突然被炸死,根據爺爺的形容,那個慘死的班長只剩下腰部以下的屍體,上半身整個被炸不見了,而且屍塊殘骸還被炸到什麼棚子的上面,我問爺爺沒人去清理嗎?爺爺說沒人清,過了好幾天整個變得超臭的,才有一個人去清理。

說到這段的時候爺爺還挺高興的,我不知到為何他那麼高興啊~是因為在回憶往事戰績所以特別興奮嗎?但是那種畫面想起來應該是挺顫慄才對吧,爺爺的心理素質真強......(汗)

後來奶奶烘完身體出來了,她本人覺得效果很不錯,奶奶是第一次來我們家烘身體,本來左手都無法穿衣服,烘完馬上可以穿了,按她自己說是有感覺舒服多了,爺爺就在一旁搭腔說,一定要幫我們介紹很多客戶~哈哈

其實聽爺爺說那些故事也滿有趣的,但是因為國台語參半聽得我有點辛苦啊!看來真的需要好好的把台語學一下了......啊~好抗拒~~我的潛意識裡總是認為台語是講髒話用的啊~(偏見)

創作者介紹

一劍定江山!默默吃魚

白酒香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